12 August, 2016

[珠穆朗瑪峰]下山的路

[珠穆朗瑪峰]下山的路


關於登珠峰大本營,寫了那麼多上山; 來說說下山。

EBC trek 第八天 (Gorak shep 5140m – Kala Patthar 5550m – Lobuche 4910m)


第八日清晨重頭戲,是往此行最高點 Kala Patthar。一般來說在日出前便要開始登山,去看晨曦金光灑在珠峰之上。但前一天趕往基地營的行程太累,所以我吃完早餐才悠哉出發。

Kala Patthar 的意思是黑石頭,最高為海拔5550m,在山頂可以環看整個喜馬拉雅群山,算是此行難度最高的一段路程。在超過5400尺後便可看到山頂。千辛萬苦攻頂後,人在5550公尺的高度,被喜馬拉雅群峰360度包圍。這樣的景色,所有準備都值得了。


從 Kala Patthar 回到 Gorak Shep ,吃完午餐就開始下山的行程。但其實我想說,登山其實並不太辛苦,專心致志跨越難關反而是登山令人著迷之處。個人覺得最難忍受的反而是餐餐吃的都一模一樣,都是咖哩,炒飯, 炒麵。十幾天下來完全受不了。還好我早有準備,帶了不少公仔麵和辛辣麵補充能量。

下午稍多作停留後便往下一站Lobuche ,開始下山。下山對我來說需要更多的平衡,要注意該踩哪顆大石頭,登山杖該如何使用才不會被碎石山泥滑倒…一路往下走,同樣的路,此時的風景卻和之前風雪交加大不同。難得來時下雨下雪,下山天公倒難得作美;冰山藍天白雲,覺得輕鬆許多。也是因為肌肉習慣了,鍛煉過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從痛苦到熟練,原來人有這麼個能耐,心靈也有這個機制。我們那麼軟弱,又那麼堅強。
轉身,才發現原來自己走了那麼多艱難的路,才到山頂。人生或許也像下山,突然回首之際,才驚覺自己竟已走了那麼遠。不斷的上坡路,回程重走一次,也詫異自己到底是如何辦到的。或許,我們都比想像的要堅壯許多。緊記著跨越難關那刻的自己,縱然有更多未知,帶著這個帥氣的自己,或許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。那麼高的山都走過了,什麼流言或惡意或攻擊,沒有人在怕的。

跟許多登山者一樣,我在每間住過的旅館餐廳都貼上名片。對自己完成了目標與挑戰,天地雖不留痕,還是希望留下一點點見證。



<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>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2015/11/10/on-my-way/

更多文章: 

04 August, 2016

人間天堂,喀什米爾



我非常鍾愛的一片寧靜土地;一別數年,去年因為大哥結婚,一回去便待了一個月。

處於印度北邊,人們對這個地方所知不多。

關於最近喀什米爾持續緊張的局勢與宵禁,沒有太多媒體關注。

喀什米爾爭取獨立所引發的衝突,已造成50名平民死亡,超過五千人受傷。

而當中有許多是兒童。




喀什米爾有宏偉的雪山,湖泊,青蔥森林。非常整潔閒適的大街,沒有擠滿街的機車與人。雖然我不喜歡用這樣的說法去形容一個地方,但她就如人們所說,是東方的小瑞士。

女孩們非常漂亮,男生高大英俊,眼珠子有藍有綠。

這裡的人們主要信仰也不是印度教,而是信奉伊斯蘭教。

我第一次的在印度之旅能待上三個月,主要是因為喀什米爾。我自己覺得非常安全,竟沒有遇上騙子;讓之前旅途上一直跟騙徒搏鬥的戰鬥與疲累狀態得以放鬆。人們的善良純樸,令人非常難忘。得到的幫助與朋友,在書中我也費了好多篇章去寫。所以這一待就是差不多20天。有看《旅活》的朋友們,應該都明白。



去年大哥結婚,千里迢迢,就給我一個借口,終於可以回到村子裡去,看姐姐表妹還有孩子們。那兩個頑皮小姪子可愛精靈很教人想念,所以之前有時我們會視訊。


一回去又是待了三星期。深深淺淺,湖邊日出日落,雪山連綿。在船屋上呷一口香料茶。很難令人相信原來自己正身處印度。



也許喀什米爾,也不曾覺得到自己真正屬於這裡。

很矛盾地,喀什米爾在大部分人們眼中,其實並不安全。

因為土地紛爭的問題。在印巴分治時,喀什米爾被劃分為二,一半屬巴基斯坦,一半屬印度。還有部份荒蕪的地區屬於中國。而我所去的,是印控喀什米爾。印控喀什米爾一直想要爭取獨立,而印度一直大力打壓。

紛爭不斷,這號稱人間天堂的地方,再不安靜。

政府對喀什米爾的經濟建設極少,只有軍事設施隨處可見。而且在各方多加限制,當地失業率高居不下。因為政策對喀什米爾的不公與高壓控制,當地旅遊業亦一落千仗。



去年秋天我在當地參加婚禮時,因為總理莫迪要訪問喀什米爾,所有地區都要封鎖。商店學校關門,街道不準通車,人們不能隨意走動。(就跟某些強大國家官員出訪的派場一樣,麻麻煩煩)。他來之前的一晚,八點不到人們就在家中不得出門,交通工具也不準行駛。我和朋友逛完街,找不到車回湖邊。難得截順風車找到個好心大叔載我們一程,那是在街上唯一的一輛車。

趁住莫迪來訪,年輕人當然上街抗議。軍方開槍打死一個。引發更多人上街。又再宵禁數天。我年前第一次去,也忘了是什麼事情,又是宵禁了數日。

抗爭後總有年青人被殺,引發更多人抗議,而印度政府也絕不手軟,暴力對待。

大哥的家在村子裡,婚禮之後我住了幾天。 正值全城嚴防之時。軍人隨便就來檢查,說要找滋事份子。就在普通的社區與村子路口不遠處開槍。地下的彈痕,黑乎乎一大片。但第二天,街上還是如以前一樣繁華,人們依舊說笑,淡定又滄桑。

危險中的寧靜,這就是喀什米爾的日常。人們大驚小怪,他們被迫習以為常。



說起宵禁,對常去喀什米爾的旅人來說其實也不是什麼新鮮事。而每次到訪,如果竟然沒有經歷到,反而會覺得此些平靜並非尋常。

在我而言,之前感覺不太危險,只因為我並未作為喀什米爾人身受其害。他們對遊客都非常友好。宵禁與衝突只針對當地人。遊客被禁止離開湖邊遊客區,司機店東也會提醒我們小心,不要去人多的地方。

今次的衝突是近年較為嚴重的一次,因為反對派一名年青領袖被殺,激起民憤。各地都有示威。自七月八日起,軍方一直封鎖喀什米爾,中斷當地的網路和通訊服務。而本來難得為時不長的夏天,是遊客到訪的旺季,遊湖行雪山的好時節。市面卻一片凋零。

宵禁至今已第25日,商店辦公室學校全部停止運作。印度軍人以散彈槍射殺平民。看到那些滿是彈孔的流血照片,彷彿都有認識的面孔。所以更悲傷。

那些緊閉眼睛的小孩子們,長長的睫毛,小小的高鼻子。全都長得像小姪子們。



本想稍為解釋一下,這片土地發生何事。但似乎三言兩語,很難說得清楚,不小心寫了這許多。

這地方不起眼,少有國際媒體詳細報道。 喀什米爾那麼的美好,所以想更多人知道裡面發生的事。 希望大家能看完文章,還有連結的詳細報道。 而又如這世界每日所發生的戰爭紛亂,似乎那麼多,那麼的無力。但至少,盡力去了解關注是現在能夠做的一點事情。

我知道用這話去形容很奇怪;但喀什米爾在不危險的時候,是最安全的地方。 但我想你應該能夠懂得的。

記掛著,平靜在船上的人們。深深淺淺。



1.以下是台灣女生,遠嫁喀什米爾的Ruby  ,她有更詳盡的報道。
http://rubychien.com/2016/07/26/kashmir/



2.影片:What would Mark Zuckerberg and Shah Rukh Khan look like if they were shot in the face by pellet guns in Kashmir?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ajplusenglish/videos/768392766635566/?pnref=story



3. 英國《 Daily Mail》報道:
http://www.dailymail.co.uk/wires/ap/article-3714208/Scenes-city-siege-Indian-controlled-Kashmir.html


原文刊載於富衛: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2016/08/03/days-in-kashmir/

26 July, 2016

[珠穆朗瑪峰] Everest Day 1-3

珠峰 Everest Day 1-3



終於出發起行。只分鐘機程,Lukla 機場下機後便立即起行。這個小機場跑道只有五百米,非常刺激。沿途出發建議記得坐左邊,可以看到雪山群。

第一日輕鬆走完計劃路線,本來叫導遊再讓我多走一段路。但他太擔心我會身體不適,就照原定計劃。


但第二天行程非常疲累。由Phakding 2910海拔上升到雪巴大本營Namche Bazaar 3440;海拔於我還好,只是全是一直上坡泥石路,所以頗辛苦。早上八時出發,加上食飯玩樂拍片時間,下晝五時才到。

如果有行山經驗的朋友,第一天建議可多走兩小時。讓第二日不斷高海拔上山可以輕鬆些。


Namche 一向都是雪巴人的大本營,在荒山野嶺中繁榮的市集。物資全都靠雪巴人揹夫抬進來。走到這3440 米,代表登山客都可以稍息。走了一整天山坡,通常第三天是休息日。

但休息當然不代表全日都不動,仍是要在Namche 山區走些小山路;早上走三小時到3550 山頂看遠遠的珠峰大本營,再下山準備第二天再往四千多海拔。

可惜今日天氣不好,霧太濃。什麼都看不到。





早已知道山上條件有限,帶的東西也簡單。但以為海拔高一些才開始;沒想到才第二晚就比想像中差一些。到Namche 已是七度,而且潮濕又大風覺得特別凍。厚衫帽子都要提早出動。旅館的熱水非常不穩定也不夠熱。也突然變冰,要命。

Namche 算是個大中途站,但山上如要充電逐個device每小時算 ,飲杯熱水,沖個熱水涼,就算要水自己手洗衫全部都需額外算錢;山下的各位也記得一起珍惜資源啊。晚上主要活動就是看書寫日記。帶了三本應該看得完。

而星期六到達時天晴,星期日天氣已轉壞飛機不能起飛。 就像人們所說,Everest has it's own weather,沒人可以掌握。

之後再上四千多,希望天氣晴朗。


(山上網路不普遍,每分鐘算錢。每日由早走到晚,也要足夠休息以防高反。所以電腦也沒帶。當然,付足夠的錢,山上還是可以有皇帝式享受。但偶爾回歸山林與簡約,暫時脫離網路世界,也是一種最好的旅行與休息。)


2015-10-12

寫於Namche ,往珠峰大本營途中



<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>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2015/10/14/live-everest-day-1-3/

更多文章: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?s=%E5%90%B3%E8%9A%8A%E8%9A%8A


25 July, 2016

[珠穆朗瑪峰]Live in Everest, 5500m Kala Patthar記




一直往前走都是天空而彷彿沒有大地。

仍是想多呆在山上,盡一切的可能。或許是知道自己終究不曾屬於這裡,始終要離去。

已習慣高度, 從沒高反也慢慢不氣喘,同步出發可以比同行登山客們快一至兩小時以上。上坡已得心應手,到珠峰基地營5364m也算輕鬆。

在Everest 5364m 珠峰大本營, 其實看不到珠峰本身。”Everest has its own weather” ; 同一天晴空萬里也可以下大雪刮風。感激天氣極好無雲,早晨登上Kala Patthar 看到遠處8848 米的天空女神。


但登此頂對我來說才是真功夫。一早起來由5200 米垂直攀升350米至5550米,才體會什麼叫吋歩難行。

一直看到山頂,卻又一直走不到。高原大太陽底下活像海市蜃樓。但心無旁騖,一心只想著要走,非常小心不摔下坡,所有的煩惱就好像不曾存在過。所以登山一直是我的meditation。

因為要趕回去參加印度朋友的婚禮,完成這個頂後就開始下山了,捨不得。儘管山上條件不很好,每天一起來就是爬山至晚上,三餐吃完全一模一樣的食物,肌肉酸痛,皮膚破損流鼻血,睡房氣溫零下兩度,共用洗手間,冰水刷牙,浴室只能用桶子裝熱水,而且建在室外不密封(誰要去洗啊這麼冷!)。每天都有幾架直升機來緊急接走嚴重高反的山客下山。

但被猛烈的太陽照亮。簡單得什麼都不用想,身體疲累與勞動帶來安穩。所以登山叫人不能自拔。
登山也如做人。以為身在高處,但高處總有更高。到了頂峰也尚且要懂得平靜安穩地下降。高處不勝寒;畢竟順利下山,才最重要。

有人問我是否要攻頂,世界第一峰8848 米天空女神當然還未輪到本人(我得承認上了基地營和更高一點的Kala Patthar ,看了大量有關書籍和資料後,是有攻登的不切實際念頭。這願望留待以後再說吧。)
但想要愈往高處走倒是真的,下次或向二號基地營6492m 進發。畢竟喜瑪拉雅山超過六七千米的冰川和雪山還有很多,也是一天幾百米上升下降一起來。期待自己每年的尼泊爾之約都可以上山也就很不錯了。
先定好下年春天。



<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>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2015/11/03/kala-patthar/

更多文章: 

23 July, 2016

[珠穆朗瑪峰] 山上的人

終於從山上回來了,一直下坡的路,原來自己竟是從這些路一路走來的。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。


5550m , Kala Patthar
慶幸從沒有高山反應,所以登山的路後來愈走愈順。途中遇到不少人頭痛感冒流鼻水要休息更甚者要折回。
登山其實是一種鍛鍊,不斷單一的動作,訓練肌肉與情緒上的耐力。有些登山客見我人長得瘦小,說我可能不夠肌肉與耐力走完。但意想不到我上坡還是滿在行的。完成5364 珠峰大本營和5550米Kala Patthar,要稍微的佩服自己一下。
不過這相對於山裡的人們來說,其實是小巫見大巫了。從珠峰開放登山以來,雪巴人就充當助手與揹夫,協助一眾外國登山客。最危險的路,都是他們先走。在雪山上搭梯子,做好繩索,固定好位置,其他人才得以安全通過。連在高山七千多米上需要用到的氧氣筒,也是由雪巴人先背上去準備給登山隊。煮飯搭帳篷背器材,無一不是雪巴隊伍。
一路上,總會見到很多用頭背負著重物,幾十公斤,包括包飲品,石頭,甚至幾塊大木板的揹夫,穿著普通的布鞋甚至拖鞋,卻在山路上來去自如。 山上的一切,都靠他們一點一點螞蟻搬家揹上來。

我和導遊和揹夫三人組
我的揹夫叫Mala,是個52歲的矮小叔叔,笑起來還缺幾顆牙齒。他家在山上兩小時左右車程,本身種薯仔,為了更好的生計當揹夫才七年。但是背起我十幾二十公斤的大袋子行山,比我還要快得多。河溪大石山澗,彷若袋子裡沒有任何重量;或裡面是黃金,才讓他那麼的愉快。
有時揹著重物走得太慢會不好平衡,一般揹夫都會先走,在吃飯或住的地方等待客戶。不過Mala 卻會等我,看我慢慢顫抖走完那些大石頭之後,然後露出缺幾顆牙齒的笑容。這是山上的人才獨有的天真笑容,幾十歲的人,笑起來像個小孩。
他的英文有限,不過山上的知識很豐富。那麼多座雪山高峰的名字和位置他也記得。我常問他之後先抄下尼泊爾拼音,之後再查英文。知道自己原來被世界頭四座高峰包圍。我吃住的地方也都是他找的,因為有些熟稔的店,會免費給揹夫吃住。有次我說一定要住在洗手間在房間內的旅館 (在外面的公共廁所實在太冷了。但有時山上條件不好,愈高的地方,有錢也不一定能住到帶衛浴的房間)。在山上到一間新開的旅館,食物非常好吃,Mala 會沾沾自喜。說只有他知道這裡。

Mala背影與山
如此辛苦的工作,用生命去作攻頂登山隊的先頭部隊,原來也才不過數千美金。那一般的登山客揹夫,一天大概是15美元。既然買得起昂貴的登山用品,登山客也不必跟揹夫講價,計較這些對他們甚為重要的金錢。雖說揹夫力大無窮,在高山上也有超人的體能;但近年時有發生行李太重揹夫摔下山的新聞,登山客整個行李箱帶上山的事。請要記得盡量少帶行李,不要超重讓揹夫太辛苦。

請Mala 幫我拍的照片,角度不錯
登山旅途順利,我站在山頂,要謝謝很多人;這山上的人。


<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>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2015/10/30/humans-himalayas/

更多文章: 
http://blog.fwd.com.hk/zh/?s=%E5%90%B3%E8%9A%8A%E8%9A%8A